Zikeba智客吧科技资讯 汽车 数读2021 | 年销均破9万 “蔚小理”年排位首次生变 造车新势力三强“扩产能 逐交付 比研发”的背后

数读2021 | 年销均破9万 “蔚小理”年排位首次生变 造车新势力三强“扩产能 逐交付 比研发”的背后

广告位

面对国内价格一再下探的特斯拉和迎头赶上的“第二梯队”,对于靠销量说话的造车新势力头部而言,谁都无法高枕无忧。1月1日,造车新势力三强相继晒出去年全年成绩单,蔚来、小鹏、理想携手年销突破9万辆,稳住了头部位置。不过,年销逼近10万辆关口下,三家年交付量排名却首次出现位移,小鹏凭借持续的高销量表现,将“蔚小理”变为“小蔚理”,三家交付量竞争异常胶着。

数读2021 | 年销均破9万 “蔚小理”年排位首次生变 造车新势力三强“扩产能 逐交付 比研发”的背后

事实上,不仅交付量上互不相让,从去年开始三家在产能、研发、产品方面均在比拼。业内人士认为,不论是相继扩产,还是提速新品落地,都是为能尽快盈利,谁能率先“上岸”,谁就能坐稳新势力造车头把交椅并PK特斯拉。

销量“一哥”易主

全年销量出炉,造车新势力前三强成功“守擂”,不过“蔚小理”年排位首次变为“小蔚理”。

数据显示,去年小鹏销量为9.82万辆、同比增长3.6倍成功成为新势力交付排行年榜榜首;蔚来则以交付量9.1万辆、同比增长109.1%排在第二位;理想交付量为9.05万辆,同比增长177.4%,排在第三位。

首次全年销量“变阵”背后,是三强四季度表现的变化。去年四季度,小鹏以交付量4.1751万辆、同比增长222%的成绩排在首位;虽然全年销量蔚来压过理想,但四季度榜单上,理想以交付量3.52万辆、同比增长143.5%的成绩排在第二位;蔚来则在去年四季度以交付新车2.5万辆、同比增长44.3%的成绩在三强中垫底。

事实上,去年三季度“蔚小理”的月交付量便“轮流坐庄”。受供应链影响,去年7月蔚来交付量出现波动,蔚来被小鹏和理想反超,交付辆仅为7931辆,跌至第三位;直到去年9月,蔚来才以1.06万辆的成绩重夺月销冠军,小鹏以1.04万辆紧随其后。不过,去年10月,蔚来因工厂停线改造,产量再受影响,当月交付量仅为3667辆,环比下滑65%。在蔚来受芯片和工厂升级的影响下,小鹏第三款车型――P5进入交付状态,助推小鹏销量继续增长。

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导致蔚来交付量“被”下降,在后期也未能追赶上。数据显示,去年12月小鹏交付量为1.6万辆,排在首位;理想交付量为1.4万辆,排在第二;而蔚来交付量为1.05万辆,错失销冠位置并出现环比小幅度下滑。不过,有消息透露,蔚来销量抑制与供应链短缺依旧有关,有消息引援知情人士称,蔚来有一批芯片在通关时耽误了些时间,供应链短缺,仍然是制约蔚来交付的主要因素。

“去年供应链问题影响不少企业生产和交付,谁能尽量缓解问题,谁就能在销量上占据优势。”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,虽然受到供应链影响,但三家交付量都超过9万辆逐渐形成规模,竞争也将再度升温。

争夺不只是交付

去年开始,三强争夺的已不仅是交付量,产能、产品研发、渠道布局亦是竞逐焦点。

去年10月,北京顺义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,理想北京工厂将利用北京现代一工厂改造升级。“北京工厂总投资为60亿元,占地面积786亩,建筑面积27万平方米。”理想相关负责人表示:预计明年9月建成投产。投产后,一期将实现年产10万辆纯电动汽车产能。

相比理想提速扩产,其老对手蔚来与小鹏则在产能上实现抢跑。去年10月,蔚来宣布,江淮蔚来合肥基地生产线完成阶段性升级,此次产线整体升级将于2022年上半年全部完成。而在去年4月,蔚来和安徽合肥共同规划的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也已正式开工。此外,去年8月,小鹏肇庆工厂二期项目通过增资扩产、提质增效等方式进行建设,二期建设规划年产能为10万辆。

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,目前“蔚小理”三位造车新势力头部玩家的年产能规划均突破30万辆。“接连扩产,是为了提前备粮。”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,这是所有造车新势力企业未来发展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,产能博弈背后则是为产品落地提前铺路。

去年“蔚小理”在产品研发上也集体提速,新产品均将在今年落地。按照规划,今年蔚来将推出3款车型,其中ET5将在9月进入交付。小鹏的新车型G9也将于今年三季度进入交付。而作为目前仅有一款新车型的理想,今年也将推出X平台上的首款产品――全尺寸豪华增程式电动SUV,并于2023年在X平台上推出另外两款SUV。

产能、新品相互博弈下,三家也在竞逐更多方面布局。“小鹏正加速布局充电和销售服务网络。”小鹏相关负责人表示,截至去年11月底,已在全国铺开661座品牌超充站,覆盖228座城市,并在全国运营311家销售门店,覆盖121座城市。而理想方面,截至去年底,全国范围内已有206家零售中心,覆盖102个城市;售后维修中心及授权钣喷中心278家,覆盖204个城市。

此外,蔚来的体系竞争力也在快速发展。“销量就是个结果,还是看体系竞争力的建设。”蔚来相关负责人表示,去年蔚来App进行16次版本更新,新建成NIO House 15座,服务中心72家。全球市场方面发布挪威战略,正式以全体系落地的方式进入挪威市场。今年全球范围内产品与全体系服务将在德国、荷兰、瑞典、丹麦落地。

盈利关口何时到

造车新势力三强比拼的背后,首家盈利车企才是最终目标。

随着交付量增长,去年三季度开始“蔚小理”的赚钱能力也逐渐分化。去年三季度,蔚来营收98.05亿元,同比增长116.6%;理想营收77.80亿元,同比增长209.7%;小鹏营收57.20亿元,同比增长187.4%。

虽然三家营收同比翻倍增长,但造车新势力头部三位玩家依旧未走出亏损状态。财报显示,去年三季度蔚来净亏损8.35亿元,同比收窄20.2%;理想净亏损2150万元,同比收窄79.9%;小鹏净亏损为15.9亿元,同比增长33.6%。

“对于造车新势力企业来说,在产能、销量、产品上的博弈,最终都是为了解答盈利考题。”颜景辉认为,由于造车新势力前期研发、工厂建设、商业模式等方面需投入大量资金,但三家仍未到盈利的临界点,想要掌握市场主动权,谁先盈利成为关键。

事实上,为了盈利三强不断提升交付量并始终关注毛利率的变化。从2020年开始,三家毛利率开始转正摆脱“卖一辆亏一辆”阴影。去年三季度,三强的毛利率也均突破两位数。三季度蔚来整车销售毛利率为18%;理想整车销售毛利率为21.1%;小鹏整车销售毛利率为13.6%。不过,销量、营收、毛利率不断攀升为何一年时间三家都未能跨过盈利线?钱都花在哪了?成为业内关注焦点。

北京商报记者对比财报发现,主要的吞金大户离不开研发。财报显示,去年三季度蔚来费用支出项高达30.1亿元,其中销售及管理费用为18.2亿元,研发费用为11.9亿元。小鹏费用支出则超过28亿元,其中销售与市场费用为15.38亿元,研发支出为12.64亿元。理想的两项支出分别为10.2亿元和8.9亿元。小鹏在财报中提到,亏损扩大主要是研发投入和销售费用增加等。

业内人士表示,在毛利率转正局面下,规模化交付量才能让企业更早碰撞盈利线,因此产品研发、产能、渠道都是不可或缺的,只有进一步扩大规模才能尽早推进企业盈利的可能。

北京商报记者 刘晓梦

广告位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Zikeba智客吧科技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ikeba.com/2022/01/7610.html

作者: cbf001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3668008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