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ikeba智客吧科技资讯 汽车 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广告位

车讯网 报道】2021年,随着互联网巨头涌入汽车行业,掀起了新一波造车潮,车企接连进入“抢人大战”。据车讯网不完全统计,去年一年,车企对外公布的人事变动超过120起,也就是说,平均每3天就会有一位核心高管或加入、或离职、或调岗。

  人事变动就像一面镜子,映射出汽车行业当年的变化,下面我就来看看2021年汽车圈的人事变动情况,以及所反映出的行业变化。

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  数字化浪潮席卷全球,汽车产业链不断重构,车企内部也在积极适应这种变化。在这一点上,跨国企业表现得尤为明显,2021年共发生30余起核心职位人事变动,战略布局向新能源、营销服务方面倾斜,当然,对于中外合资企业来说,人事调整还夹杂着暗戳戳的利益博弈。

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  年初,大众汽车(安徽)有限公司正式任命全新管理团队,大众汽车集团(中国)CEO冯思翰博士被任命为大众汽车(安徽)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,穆勇博士出任首席财务官,吕尔曼博士出任首席技术官,施耐德出任首席制造官,邵剑出任首席人力资源官。足见德方对这一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视和把控力度,随着全新管理团队的诞生,大众汽车(安徽)在华电动出行战略也将全速推进。

  本土传统车企人事变动规模较大的是一汽集团,与大众汽车(安徽)类似,一汽集团的调整也集中在外资控股合资公司——奥迪一汽新能源公司上。新合资公司经管会由德方三人、中方两人组成,中方任命于秋涛担任新合资公司生产副总裁,高坤担任人力资源与组织副总裁,两人都具有丰富的管理经验。资料显示,于秋涛在生产工艺、产品管理、营销、售后和网络管理等领域有丰富经验,且在奥迪体系内工作了26年;高坤则有22年的人事管理经验。奥迪一汽的新能源合资项目也由此驶入快车道,首个工厂计划投资金额超过300亿人民币,首款车型将于2024年在中国长春投产。

  民营自主三强——吉利汽车、长城汽车和比亚迪汽车的人事变动则集中在新能源和高端品牌上。比如吉利汽车就旗下品牌路特斯、极星、几何和极氪相关管理人员进行了调整;长城则任命原哈弗品牌总经理文飞为高端新能源品牌沙龙智行CEO;比亚迪任命原销售公司总经理赵长江为高端品牌负责人。

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  此外,为了应对外部竞争压力,留住人才,吉利汽车、长城汽车还推出股权激励制度。5月25日,长城汽车发布大规模股权激励计划,授予对象占企业员工总人数的16.89%,以此来留住科研人才;8月30日,吉利汽车批准了总额为3.5亿股的股权激励计划,并根据计划向第一批一万多名员工授予其中1.67亿股股份。

  在“新四化”这条宽广的赛道上,传统车企开始从机制体制方面大刀阔斧的革新,是值得肯定的。

  当然,也有在频繁的人事变动中不得章法的,比如福特,自2018年在华销量断崖式下跌后,至今没有回升的迹象,在华战略和组织架构也在不断调整,三年时间多位高管来了又走,2021年甚至出现两周内三名高管调岗、离职的年度名场面。

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  新势力造车的泡沫仍在前仆后继的膨胀、破灭。但与2020年大批新势力溃败、高管纷纷离场不同,2021年造车梦幻灭的速度放缓了许多。

  据车讯网统计,2021年涉及新势力车企的人事变动共25起,其中入职18人,离职2人,其余为公司内部职位变动。可以看到,新势力造车、以及更多新跨界入局者,正千方百计从各个行业吸纳顶级人才来壮大自己的造车队伍,不光针对高层管理人员,还包括各层级员工。

  首当其冲的就是抛出高薪橄榄枝。根据2021汽车行业调研数据显示,新势力车企的薪酬增长率为7.8%,而传统车企为4.3%。考虑到前者相对更高的薪酬水平,3.5%涨薪幅度实际对应的金额差距是很大的。

2021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加快 人事“地震”频繁

  令人惊讶的是,这场由新势力发起的人才“内卷”甚至已经“卷”到了应届毕业生中。9月,小鹏汽车在线举办了名为“探索者计划”的2022届校招发布会,为毕业生提供税前1.2-1.6万元的工资,每年发放13-15个月的薪水,同时,加入小鹏汽车的应届生有机会参与股票期权激励制度。随后,蔚来汽车、理想汽车、特斯拉等新势力也纷纷发布了自己的秋季招聘计划,薪资待遇都十分诱人,可谓从源头“垄断”人才。

  职位方面,据BOSS直聘平台数据显示,2021年新势力车企对智能互联、自动驾驶等岗位需求上涨将近2倍,年薪甚至达到百万以上。这一点同样反映在高管们的流入上,比如胡成臣(原赛灵思亚太地区实验室首席工程师、实验室主任,现任蔚来汽车首席专家、助理副总裁)、夏一平(原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TO,现任集度汽车CEO)这样,在技术领域打磨多年的技术型人才,还有像艾铁成(原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,现任蔚来汽车战略新业务副总裁)这样看似与车企毫不相关,实则拥有丰富营销经验的跨界人才,都是新势力“吸收”的对象。

  除此之外,加盟新势力车企的还有不少是在传统车企内浸淫多年的老兵,比如陈雪峰(原奇瑞捷豹路虎汽车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,现任FF中国区CEO)、刘玉超(原福特中国电动车运营副总裁,现任FF中国高级副总裁)、朱江(原福特中国电动车事业部首席运营官,现任集度汽车副总裁及用户发展和运营负责人)等。

  近年来“蔚小理”等新势力车企的快速发展和用户口碑积累,让后续入局的企业可信度增加,再加上优厚的薪资待遇,自然是十分诱人。但回想2015年新势力重金求才,到后来大批倒下、人才重新向传统车企回流的全过程,又让我们不由得警醒起来:大饼虽好,但易画不易吃。(车讯网 沈丹发自北京)

广告位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Zikeba智客吧科技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ikeba.com/2022/01/10986.html

作者: cbf001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3668008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