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ikeba智客吧科技资讯 资讯 缠斗一整年,长短视频仍陷“版权战”,买不起or不想买?

缠斗一整年,长短视频仍陷“版权战”,买不起or不想买?

广告位

划重点:

1、被侵权头部重点作品达2000多部,整体维权过程艰难,长视频平台叫苦不迭,直指短视频平台审核、治理不到位等问题。

2、短视频平台认为,版权问题背后涉及的利益冲突复杂,长视频平台要价期望过高,并意图借诉讼让短视频平台替用户的侵权行为买单。

3、短视频版权到底如何合理合法、有效率地规制,责任如何界定,众说纷纭,留给2022的,仍然是一团迷雾。

在拉扯长达一年后,长短视频平台之间的版权纠纷仍未有缓和的迹象,近日来更是进入白热化趋势发展。

前不久,腾讯向法院申请变更诉讼请求,因《斗罗大陆》侵权问题,向抖音索赔的金额从6160万元提高到8亿元。而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也针对电视剧《亮剑》与腾讯视频进行侵权内容交涉。11月,优酷诉快手短视频侵权《冰糖炖雪梨》案一审胜诉,优酷并获赔46万元,成了最近影视行业短视频侵权案件中赔偿金额较高的一起判例。

…………

那么,短视频版权治理为何无法彻底解决,难在哪?围绕版权问题,长短视频又存在哪些利益冲突和竞争关系?

“一个治标不治本的过程”

12月15日,一份《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(2021)》提出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、改编电影、电视剧、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。这似乎为侵权问题定了调。

但是,这份细则更多在于促进行业自律、规范化,短视频版权问题仍未有相关立法。短视频版权到底如何合理合法、有效率地规制,责任如何界定,众说纷纭,留给2022的,仍然是一团迷雾。

短视频版权问题为何无法根治?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。痛点主要体现在:

1、维权成本相对较高。确权费用高、公证费用高、诉讼费用高、时间成本高。

2、维权难度大。移动端取证难、算法推荐识别难、主体定位难、损害证明难。

3、维权收益低。制作门槛低、制作成本低、赔偿低。

4、维权周期长。取证时间长、诉讼周期长、维权链路长。

缠斗一整年,长短视频仍陷“版权战”,买不起or不想买?

一位长视频平台内部人士指出,正常的维权链路是,长视频平台上新剧后,会通过机器和人工群检测在短视频平台上筛查未经授权使用的情况,然后把内容链接发给短视频平台,请求他们做删除处理。

“但是侵权视频实在太多了,我们每次都请求短视频平台去处理,等真正处理下线了,影视剧、综艺的热度已经没了,或者说用户已经看完了重点,对我们是很大的损害,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过程。”

上述人士表示,综合头部几家长视频平台的数据来看,整个行业被盗版重点作品有2000多部,主要集中在S+或S级,当下比较热门的作品;侵权短视频数量在100多万条以上,部分单个热播剧侵权短视频数量达到了20多万。虽然从4月份到现在以来,创作者和短视频平台配合度有好转的趋势,但整体维权过程依然较难。

某短视频平台的一位员工则向新浪科技介绍,对于用户上传内容的版权治理,短视频平台治理最大的难点有两个。首先是视频数量太多。因为创作门槛低、用户爱创作和分享,用户发布的短视频数量远远超过长视频,给平台的版权治理带来了极大难度。

更关键的是,是否侵权,很难找到可行的判断标准。例如一部分视频可能构成法律上的“合理使用”,判断是否构成“合理使用”的专业性非常强,就连专业的律师和法官也可能存在分歧,这与普通的暴力、低俗类视频审核区别很大。

目前,影视内容被短视频创作者侵权问题,主要体现在切条、合辑、速看类,以及二创类短视频内容。

切条、合辑、速看类存在很明显的侵权行为。难以界定和根治的,其实是二创类短视频内容——在侵权的界定上,一直备受争议。

对于影视内容来说,短视频平台是一个很重要的宣发渠道。平台上的各类短视频剪辑与二创视频,为原生内容进行热度发酵与导流,除了影视博主们的创作,还有很多来自于粉丝行为。

上述某短视频平台的员工就提到,“从行业惯例来看,部分影视发行公司委托短视频作者进行宣传、推广时,并不会提供完整的授权文件,一般也不会再向作者主张权利,或者默认欢迎用户主动宣传。平台没法要求所有作者都提供授权文件才能发布相关视频。”

不少用户也出来质疑长视频平台一刀切维权行为——“官方缩减宣传费的时候,举办各种二创剪辑活动,让粉丝为爱发电,让剪刀手免费产出,现在提到版权保护了,剪辑就成了侵权了”,并称这为“卸磨杀驴、矫枉过正”。

在多方纷争中,短视频版权维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“这不是版权纠纷,而是利益冲突”

实际上,版权问题不仅出现在短视频平台之间,长视频平台也存在类似的问题。优爱腾三家长视频平台都有短视频内容社区或者平台,同样存在用户上传未经影视版权授权的短视频内容。

近日,在《电脑报》对优爱腾,抖音、快手、视频号、好看视频、爱奇艺随刻等主流的11个视频平台进行的版权管理横向测试后发现,在对影视作品的侵权短视频管理上,抖音、B站做到了48小时内100%下架侵权视频,而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三大长视频平台的下架率均未超50%。

缠斗一整年,长短视频仍陷“版权战”,买不起or不想买?图片来自《电脑报》

互联网+知识产权保护联盟秘书长、北京国标律师事务所主任姚克枫认为,这说明一是和长视频相比,对短视频侵权内容的识别确实存在更大的技术困难,很难实现拦截,只能在用户上传后及时下线;二是长视频平台的多次炮轰可能并非为了版权保护,放任自己平台以及关联公司产品上的短视频侵权内容,实际上是在版权保护上实施双重标准。

目前来看,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版权协议,似乎是当下版权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。

面对盘根错节的维权现状,长视频平台更希望能与短视频平台达成合作和授权,而不是针对平台上的创作者去维权。

但这个问题更加复杂,原因在于价格的标准和双方之间的利益权衡。

一位长视频平台负责版权相关业务的员工告诉新浪科技,在与短视频平台的沟通中,对方也有一些口头上的表达,但每次都是嘴上说说,没有实际购买的行动。

而某短视频平台内部人士则告诉新浪科技,短视频平台一直是有合作意愿的,也进行过多次沟通,但优爱腾似乎形成了联盟,给出的价格都远远超过市场价,甚至不卖,就一直没谈成。

上述短视频方面人士认为,不同于普通的版权纠纷,短视频版权问题涉及的利益冲突更加复杂,不只是费用问题。长视频平台除了是版权方以外,业务上也和短视频平台存在着竞争关系。沟通过程中,长视频平台要价期望过高,用户难以获得授权,长视频平台意图借诉讼让短视频平台替用户的侵权行为买单,都是短视频平台这边很难接受的。

一般大的短视频平台都愿意在法定义务之外,通过提供版权素材库的方式,帮用户和平台降低合规成本,免除、减轻用户剪辑、创作的作品侵权的顾虑,让他们更好的创作。但素材库的购买也不可能是无限的,不可能覆盖到所有的影视作品,需要根据授权费用、用户喜欢剪辑使用特定剧的热度等因素来进行选择。

目前来看,其实长短视频平台双方都有意愿在版权问题上达成和解,但受利益牵制,当下仍陷入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的现状,只能具体案例具体裁定。对于行业而言,如何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点?授权机制如何建立,由谁建立?则成了一个留给2022来解答的问题。

广告位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Zikeba智客吧科技资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ikeba.com/2021/12/4046.html

作者: cbf001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23668008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返回顶部